020-82565088
您的位置:首页 > 黄埔风云

蒋介石与邓演达的交往(三)

简介

1927年2月初,武汉发起恢复党权运动,试图控制蒋介石个人军事独裁的势头,邓演达和徐谦、吴玉章、孙科、顾孟余等五人组织临时行动委员会,作为运动的领导机关,邓演达担负领导责任,并受委派两次飞赴广州,试图说服李济深与武汉持同一立场,但均遭到拒绝。

            党权军权之争

1927年2月初,武汉发起恢复党权运动,试图控制蒋介石个人军事独裁的势头,邓演达和徐谦、吴玉章、孙科、顾孟余等五人组织临时行动委员会,作为运动的领导机关,邓演达担负领导责任,并受委派两次飞赴广州,试图说服李济深与武汉持同一立场,但均遭到拒绝。

2月17日至26日,邓演达在汉口《民国日报》上连续发表《现在大家应该注意的是什么》等文章,指责有的人“骨子里自己的利益同革命的利益反背,一面又想赶快在政治的局面里取得政治的权柄”,强调军事指挥者应该明白,“自己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,自己只有无条件的听从党的决定,接受党的制裁,才能够增进党的权威,才能够拿这个权威去指挥统一全体的军队,无论是旧有的或新收的。不然的时候,那一刻离开了党,那一刻违背党大多数同志们的意志,违背党的规定,那一定立刻失掉军事的权威,立刻自己丧失政治的生命。”文章所指责的对象,无疑就是蒋介石。

北伐军武昌城下.jpg

2月23日,邓演达在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开学典礼上强调:“中央党部是民主的集中的,是高于一切的,‘一切权力都要属于党’,军事的指挥更是要统一在中央党部之下,国民政府之下,才能满足民众的要求。”次日,邓又在武汉国民党员大会上进一步表示:“现在我们的中央完全为老腐昏庸的反动分子所把持,他们根本就不了解民众的痛苦,所以,首先就要打倒个人独裁及一切封建思想的势力;其次,军事就要绝对服从党的指挥。”

  蒋介石是不能容忍他人染指他的军队的,尤其军校学生,故对邓演达在军校的演讲十分愤怒,他在日记中写道:邓演达“公开诬蔑,播弄学生,使其倒戈”。 此后,邓演达又一再宣扬提高党权,反对独裁,并把党权与军权之争提升到“是封建与民主之争,是革命与妥协之争,是成功与失败之争”的地位。蒋介石获悉邓演达在武汉的种种言行,难掩悲愤,指责邓演达是与唐生智“狼狈为奸”,是和共产党高度一致的“赤足而踞”。

    3 月10 日至17 日,邓演达在汉口与宋庆龄、何香凝等主持召开了国民党二届三中全会。作为会议的核心人物,邓演达对各项决议的通过发挥了重要作用。会议通过了一系列加强集体领导限制蒋介石权力的决定,撤消了由蒋介石任部长的军人部(此系邓演达提议),原属总司令部的总政治部改隶军事委员会等等。蒋介石虽仍列名中常委,但其余8 人多为国民党左派和共产党人,对蒋介石的权力造成极大的制约。以上决议,让蒋介石感到“令人难堪,压迫侮辱至矣”。

5c632dcca3e5f5bf027459908e65b500.jpeg

即使到此时,蒋介石仍未愿意放弃拉拢邓演达。3 月17 日,蒋在离赣东下之际,派黄埔同学会秘书曾扩情等带其致邓演达的亲笔信去见邓演达,信中欢迎邓演达出任总司令部参谋长。邓演达断然拒绝,至此,蒋邓之间裂痕已成鸿沟。

(待续)




在线咨询
最新培训活动 1 最新课程安排 3 关于乐扬文化 2
热线电话:020-82565088 13922188588(张老师)
您有新的消息 1